当前位置:首页 > 正文

郝雨凡:中美关系调整中的文化自信建设

日期:2018-07-18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

       当前,美国对外战略优先目标已经从反恐回调至应对传统大国挑战上来,中国已然成为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“战略竞争者”。在特朗普引导的美国政府的一系列言行触发之下,中美关系再一次站到“十字路口”,正在经历从“合作大于竞争”到“竞争大于合作”的转折,发生了从“竞争”开始转入“准对抗”的质的变化。但必须承认的是,这背后是中国近年快速崛起的不争事实,而我们的应对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决定性意义。从某种意义上,未来中美关系处理中,中国如何加强对内、对外建设将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      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和全方位外交的开展,中国应更加坚定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文化自信,尤其是文化自信。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·P·亨廷顿(Samuel Huntington)曾在20世纪90年代出版了他的名作《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》。他认为,进入21世纪的世界,尽管各国之间联系日益紧密,但在全球范围内依然存在多元文明之间的战争与冲突,并且认为文明的冲突将成为未来主导的冲突模式。虽然文明冲突的理论并不能完全解释现在的政治、经济、地缘矛盾,但却给现在世界秩序和国内秩序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。比如“命运共同体”为基础的世界秩序,尊重人类文明多样性,追求和谐共生。
       现代各个国家综合国力的竞争,也是文化的竞争,取决于各国文化软实力,而当今世界范围内,各国也正处于不同文化之间交流和碰撞的时期。我们今天谈文化自信,就是源于这种文化碰撞和文明冲突的现实。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建设,不仅仅是夯实其他三大自信的基石,也是在有效提升文化软实力,发挥文化建设的凝聚力和引领力,加强意识形态认同和话语权,同时以文化建设为纽扣来构建中华民族共同体,拓展中国特色民族发展道路,坚定自己的战略定力和耐心,在自身稳定、发展和壮大中增强对中美关系的塑造力。

      与此同时,我们的应对也需要更有智慧和更加谨慎。中国应积极调整对内、对外政策。我们应充分意识到边境政策、维稳政策和少数民族政策等接下来面临的严峻挑战,需要积极适时调整,减少安全焦虑,以加强内部稳定。一是在中美冲突和全球格局调整当中,对中国的邻国或周边国家的形势变化都有一个准确的评估,比如朝鲜半岛的形势、与日本的关系、与周边邻国的关系,这些都是在不断变动之中,而相对应的调整更为灵活的边境政策和邻国政策是非常有必要的。二是将民族政策与宗教政策区分开来,在文化自信建设当中,强调宗教文化、民族文化的社会稳定和团结作用,加强民族融合,维护内部稳定。三是依然应遵守“相互尊重、互利互惠,聚焦合作、管控分歧”原则,在文化建设当中“求同存异”,寻求新的合作、共赢的平衡点,“冷静观察、稳住阵脚、沉着应付”,积极处理中美关系新变化和世界范围内新挑战。


作者 :郝雨凡    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及人文学院院长、澳门研究中心主任